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名家名篇 > 名家名篇 >
    • 2017-03-03 04:01:31 發布

    我的朋友炎櫻說:"每一個蝴蝶都是從前的一朵花的鬼魂,回來尋找它自己。" 炎櫻個子生得小而豐滿,時時有發胖的危險,然而她從來不為這擔憂,很達觀地說:"兩個滿懷較勝于不滿懷。"(這是我根據"軟玉溫香抱滿懷"勉強翻譯的。她原來的話是:Twoarmfulsisbetterthannoarmful")①關于加拿大的一胎五孩,炎櫻說:"一加一等于二,但是在加拿大,一加一等于五。" 炎櫻描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4:01:16 發布

    有個朋友問我:"無產階級的故事你會寫么?"我想了一想,說:"不會。要么只有阿媽她們的事,我稍微知道一點。"后來從別處打聽到,原來阿媽不能算無產階級。幸而我并沒有改變作風的計劃,否則要大為失望了。 文人討論今后的寫作路徑,在我看來是不能想象的自由——仿佛有充分的選擇的余地似的。當然,文苑是廣大的,游客買了票進去,在九曲橋上拍了照,再一窩蜂去參觀動物園,說走就走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3:59:59 發布

    蘇青與我,不是像一般人所想的那樣密切的朋友,我們其實很少見面。也不是像有些人可以想象到的,互相敵視著。同行相妒,似乎是不可避免的,何況都是女人——所有的女人都是同行。可是我想這里有點特殊情形。即使從純粹自私的觀點看來,我也愿意有蘇青這么一個人存在,愿意她多寫,愿意有許多人知道她的好處,因為,低估了蘇青的文章的價值,就是低估了現地的文化水準。如果必需把女作者特別分作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3:58:23 發布

    有些圖畫是我永遠忘不了的,其中只有一張是名畫,高更的《永遠不再》。一個夏威夷女人裸體躺在沙發上,靜靜聽著門外的一男一女一路說著話走過去。門外的玫瑰紅的夕照里的春天,霧一般地往上噴,有升華的感覺,而對于這健壯的,至多不過三十來歲的女人,一切都完了。女人的臉大而粗俗,單眼皮,她一手托腮,把眼睛推上去,成了吊梢眼,也有一種橫潑的風情,在上海的小家婦女中時常可以看到的,于我們頗為熟悉。身子是木頭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3:57:37 發布

    我不大喜歡音樂。不知為什么,顏色與氣味常常使我快樂,而一切的音樂都是悲哀的。即使所謂"輕性音樂",那跳躍也像是浮面上的,有點假。譬如說顏色:夏天房里下著簾子,龍須草席上堆著一疊舊睡衣,摺得很齊整,翠藍青布衫,青綢褲,那翠藍與青在一起有一種森森細細的美,并不一定使人發生什么聯想,只是在房間的薄暗里挖空了一塊,悄沒聲地留出這塊地方來給喜悅。我坐在一邊,無心中看到了,也高興了好一會。 還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3:56:44 發布

    中國是沒有跳舞的國家。從前大概有過,在古裝話劇電影里看到,是把雍容揖讓的兩只大袖子徐徐伸出去,向左比一比,向右比一比;古時的舞女也帶著古圣賢風度,雖然單調一點,而且根據唐詩,"舞低楊柳樓心月",似乎是較潑刺的姿態,把月亮都掃下來了,可是實在年代久遠,"大垂手""小垂手"究竟是怎樣的步驟,無法考查了,憑空也揣擬不出來。明朝清朝雖然還是籠統地歌舞并稱,舞已經只剩下戲劇里的身段手勢。就連在從前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3:56:06 發布

    我寫文章很慢而吃力,所以有時候編輯先生向我要稿子,我拿不出來,他就說:"你有存稿,拿一篇出來好了。"久而久之,我自己也疑心我的確有許多存稿囤在那里,終于下決心去搜羅一下。果然,有是有的。我現在每篇摘錄一些,另作簡短的介紹。有誰愿意刊載的話,盡可以指名索取——就恐怕是請教乏人。 年代最久遠的一篇名喚《理想中的理想村》,大約是十二三歲時寫的。以前還有,可惜散失了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3:55:30 發布

    沒考上大學,我上了一所自費的醫科學校。開學不久,我就厭倦了。我是因為喜歡白色才學醫的,但醫學知識十分枯燥。拿了父母的血汗錢來讀書,心里總有沉重的負疚感,加上走讀路途遙遠,每天萎靡不振的。 “今天我們來講眼睛……”新來的教授在講臺上說。 這很象是文學講座的開頭。但身穿雪白工作服的教授隨之拿出一枚茶杯大的牛眼睛,解剖給我們看。鄭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3:55:05 發布

    心在水中。水是什么呢?水就是關系。關系是什么呢?關系就是我們和萬物之間密不可分的羈絆。它們如絲如縷百轉千回,環繞著我們,滋潤著我們,營養著我們,推動著我們。同時也制約著我們,捆綁著我們,束縛著我們,纏擾著我們。水太少了,心靈就會成為酷日下的撒哈拉。水太多了,堤壩潰塌,如同2005夏的新奧爾良,心也會淹得兩眼翻白。 人生所有的問題,都是關系的問題。在所有的關系之中,你和你自己的關系最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0:53:42 發布

    人總是要說謊的,誰要是說自己不說慌,這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。有的人一生都在說謊,他的存在就是一個謊言。有的人偶爾說慌,除了他自己,沒有人知道這是一個謊言。謊言在某些時候只是說話人的善良愿望,只要不害人,說說也無妨。 在我心靈深處,生長著一棵“謊言三葉草”。當它的沒一片葉子都被我毫不猶豫地摘下來時,我就開始說謊了。 它的第一片葉子是善良。不要以為所有的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0:52:13 發布

    近年結識了一位警察朋友,好槍法。不單單在射擊場上百發百中,更在解救人質的現場,次次百步穿楊。當然了,這個“楊”不是楊樹的楊,而是匪徒的代稱。 我向他請教射擊的要領。他說,很簡單,就是極端的平靜。我說這個要領所有打槍的人都知道,可是做不到。他說,記住,你要像煙灰一樣松散。只有放松,全部潛在的能量才會釋放出來,協同你達到完美。 他的話我似懂非懂,但從此我開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0:51:14 發布

    城市是一粒粒精致的銀扣,綴在曠野的黑綠色大氅上,不分晝夜地熠熠閃光。 我聽說的曠野,泛指崇山峻嶺,河流海洋,湖泊森林,戈壁荒漠……一切人煙罕至保存原始風貌的地方。 曠野和城市,從根本上講,是對立的。 人們多以為和城市相對應的那個詞,是鄉村。比如常說“城鄉差別”“城里人鄉下人”,其實鄉村不過是城市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0:50:19 發布

    30年前,我在西藏阿里當兵。 這是世界的第三級,平均海拔5000米,冰峰林立,雪原寥寂。、不知是神靈的佑護還是大自然的疏忽,在荒漠的褶皺里,有時會不可思議地生存著一片紅柳叢。它們有著鐵一樣銹紅的技干,風羽般紛披的碎葉,偶爾會開出穗樣細密的花,對著高原的酷熱和缺氧微笑。這高原的精靈,是離太陽最近的綠樹,百年才能長成小小的一蓬。在藏區巡回醫療,我騎馬穿行于略帶蒼藍色調的紅柳叢中,竟以為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0:50:13 發布

    “媽媽,咱們走吧!我不要變形金剛。”十歲的兒子對我說。 這是一家新開的百貨商場。作為一個家境不寬裕的主婦,每逢我帶著兒子的時候,總是像避開雷區一樣躲著玩具柜臺。這一家商場的經理很精明,在一進門通常飄蕩著化妝品香風的大廳處,擺滿了令人耳目一新的玩具。 猝不及防! 我躊躇著是否退出去。商場門口貼著優惠展銷各式毛線的海報。我需要買毛線織一條暖和的圍巾和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0:49:31 發布

    陶影獨自坐公共汽車時,經常不買票。 為什么一定要買票呢?就是沒有她,車也要一站站開,也不能因此沒有司機和售票員,也不會少燒汽油。 當然她很有眼色,遇上認真負責的售票員,她早早就買票。只有對那些吊兒郎當的,她才小小地懲罰他們,也為自己節約一點錢。 陶影是一家工廠食堂的炊事員,在白案上,專做烤烙活,烘制螺旋形沾滿芝麻醬的小火燒。 她領著兒子小也上汽車。先把兒子抱上去,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0:48:57 發布

    那時我在鄉下醫院當化驗員。一天到倉庫去,想領一塊新油布。 管庫的老大媽,把犄角旮旯翻了個底朝天,然后對我說,你要的那種油布多年沒人用了,庫里已無存貨。 我失望地往外走,突然在舊物品當中,發現了一塊油布。它折疊得四四方方,從翹起的邊緣處,可以看到一角豆青色的布面。 我驚喜地說,這塊油布正合適,就給我吧。 老大媽毫不遲疑地說,那可不行。 我說,是不是有人在我之前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0:48:54 發布

    “媽媽,我想買塊新的電子表。”李遙遙把牛仔書包甩上肩,窄窄的后背立刻被壓得像拴了晾衣服繩的小樹苗。他知道這個時候提出要求,媽媽最容易答應他。 大人們總以為自己挺神秘,挺深奧,其實滿不是那么回事,每一個孩子都是小偵察兵。大人太驕傲,輕敵。驕兵必敗,所有的書上都這么說。他們眼看著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長起來,光顧得高興,就低估了對手。李遙遙今年14歲。上初中二年級,他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0:48:41 發布

    小蓉說:“我都要累零散了……”話還沒完,就睡著了。沒想到,眨眼功夫她一翻身,渾身的肌肉和關節就真的脫開了,好象有人把洋娃娃的縫線扯斷了那樣。 小蓉的鼻子嘴巴胳膊腿的攤了一床,只有心臟和大腦還在正常工作,所以小蓉自己一點也不覺得痛苦,正在做一個飛翔的夢。但是眼睛耳朵什么的就慘了,象一堆舊零伴。而且長久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啊,天一亮,小蓉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3 00:48:08 發布

    暑假剛開始,我們家就風云突變。 期末考試以前,每頓飯菜里都有肉。晚飯時,爸爸還隔三差五地從油脂麻花的公文包里,拎出一個裹了好幾層的塑料袋,說:“快點吃,還熱乎著哪。要不一會兒涼了,腥。” 不用看我就知道,那里面包著炸魚。我媽也不知是從哪本科普讀物上看到魚是最補腦子的。這下我就算掉到海里了,天天吃魚,一打嗝都是魚肝油的味。我嘟嚷著說:“提醒你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2 22:39:52 發布

    “媽,要是有人管你借東西,你借不惜給他?”李遙遙站在書柜前,雙手抱著肩問。 三個書柜并肩排在一起,像三胞胎。兩個是爸爸的,一個是遙遙的,媽媽沒有份。媽媽只有幾本“天車工應知應會”的書,都塞在她擱工作服的工具箱里。 “當然應該借……”媽媽隨口說道。但李遙遙雙手抱肩這個很像大人的姿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2 22:38:14 發布

    黃米抱著雙膝,看樹的影子在地下爬。 今天下午教師突然宣布不上課了,讓大家回去自習。媽媽是不知道這個臨時變故的,這個下午就像一塊從天而降的蛋糕,黃米可以獨自慢慢咀嚼了。 對面是一家橢圓形的體育館,上面掛著一個牌子,寫著距某屆運動會還有五00天。 哇!五0o天!這是一個多么大的數字!要是現在距離考中學還有五0o天,黃米就是小學五年級的學生,那該多輕松!而現在黃米她們班的黑板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2 22:37:07 發布

    北宋年間。 閩海都巡檢林惟愨重病在身,每日進食不過一盅,進藥卻滿滿三碗,病還是一時時往膏盲里去了。 他的發妻王氏,已先他撒手西行,唯一的愛子林洪毅,也早年葬身海腹。五個女兒出嫁在外,膝下只有最小的女兒默娘和一個婢女小眉。 “小眉,阿默到哪里去了?”垂危的老人從昏睡中醒來,不見女兒,聲音顫抖地急急問道。 “小姐正在向菩薩進香,她發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2 22:35:49 發布

    制造傷口。在體表還有內臟,切開。然后,再縫起來。這就是外科醫生的職責。 傷口的內部還是傷口。一旦留下,就是永久的痕跡。即使是皓月當空,依舊隱隱作痛。在所有霪雨和陽光不強烈的日子,傷疤爬動。 那孩子在我的記憶中,是一灘紅水母。 他的母親在遠方漂泊著,我只看得清她的眼,記不得她鼻翼以下的任何標志。 女人的眼淚象阿拉伯樹膠,從睫毛的縫隙處,弧形泌出。 我是術者。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2 22:35:17 發布

    過去 張老漢家有一門祖傳的手藝——做月餅。 他從大年初一就開始做月餅。大伙說,吃了正月十五的元宵鬧完了燈,再做也不急啊。也許正月十五雪打燈,月十五就云遮月了。窮人家買不起那么多的月餅,你不就剩下了。 張老漢一邊用木糙砸著面,一邊說:“月餅也不會壞。今年吃不了,明年再吃唄。今年賣不完,明年再賣唄。要是遇著荒年,一塊酥皮能抵五斤好糧食呢![閱讀全文]

    • 2017-03-02 22:34:13 發布

    電話鈴響了。 一個錯誤。午睡時蘭奇應該把電話關閉,可惜忘了。 既然醒了,就接吧,睡夢時的鈴聲類似一桶冷水。使人警醒明白得如同雷而后的天空。 “蘭奇嗎?”一個陌生女人的聲音。 “是我。”蘭奇懶洋洋地回答,希望對方聽出她的不滿。 “今天晚上8點整,有一個陌生男子將給你打電話。”對方不容置疑地[閱讀全文]

頁次:2/16 每頁25 總數385    首頁  上一頁  下一頁  尾頁    轉到:

名家名篇分類信息

本類熱點

大香蕉一本到免费不卡视频播放 大香蕉一人伊在线视频资讯 大香蕉一本到猫咪人老司机